一个“好嫁风”女孩与她的100+次相亲

时间:2023-02-10 13:09:32 | 浏览:632

2021年的一个夜晚,青年艺术家黄引拿起手机,为“子欣”发了条朋友圈——“我希望,你看见这抹微笑的时候,也能轻扬嘴角,快乐就传递给你啦”。27个字中夹杂了两个表情包,文案是黄引从朋友圈里拷贝的,照片倒是她自己的,不过加了美颜滤镜——长发齐刘


2021年的一个夜晚,青年艺术家黄引拿起手机,为“子欣”发了条朋友圈——“我希望,你看见这抹微笑的时候,也能轻扬嘴角,快乐就传递给你啦”。


27个字中夹杂了两个表情包,文案是黄引从朋友圈里拷贝的,照片倒是她自己的,不过加了美颜滤镜——长发齐刘海,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温柔可人。


不久后,这条朋友圈吸引了多位男性的点赞或留言,他们是“子欣”通过相亲群、交友活动,或社交软件结识的男性。


“子欣”是黄引为自己“相亲100+”艺术项目设定的人设——她28岁,性格温柔、单纯,脾气特别好,带着点儿笨笨的可爱,热爱生活,平时喜欢做饭,孝顺长辈,职业为文案策划,一切设定均为了“迎合相亲市场中男性群体的偏好”。


不过,在“相亲100+”开始之初,黄引用的是真实身份,也对通过相亲找到结婚对象抱有期望,“相亲成功步入婚姻,既是作品完成之时”。


在以真实身份经历了将近1年的相亲后,她放弃了以相亲步入婚姻的设想,并决定制造一个与真实自我截然不同的人设“子欣”,将这场实验继续下去。


两年多来,黄引以两种不同身份,在线上与200多名男性聊过天,线下也见过超过100名男性。对黄引来说,这可谓是爱情与婚姻逐渐祛魅的过程结婚不再是她期待或者焦虑的事情,甚至在她的预判里,婚姻生活也有可能变成“一场灾难”。



相亲对象们的择偶偏好


2019年春节,在广州工作的黄引回到湖南老家后,被家人安排了一场相亲。她生于91年,身高154,相貌普通,学历硕士,无固定工作。在家人口中,这些条件意味着“在婚恋市场毫无竞争力”。


在与亲人、朋友的聊天中,黄引发现了相亲市场的吊诡之处——男女双方被物化为商品,各项硬件条件被分门别类地明码标价,而后互相消费。



当时,在家庭、社会压力之下,黄引有尽快步入婚姻的意愿,对通过相亲找到伴侣也抱有一定的期望。于是,一个艺术实验设想在她脑中萌生——她计划抹除“自我”,抛却所谓人性的方方面,以自己“毫无竞争力”的“条件”投入婚恋市场,用相亲的方式找到人生伴侣,并记录下整个过程。


在此之前,黄引已经做了一系列《拍卖》作品,将“自己”物化为商品供他人消费,她拍卖过自己的24小时使用权、微信号使用权等。而“相亲”这个作品,她打算消费自己“未婚女青年”身份。


相亲项目还未开始正式实施,一位竞拍获得黄引“微信使用权”的女孩M,终于在某天按捺不住吐槽黄引“你的微信太无聊了”。


而后,M手把手地教授黄引如何跟男生聊天,应该使用哪些表情包;在朋友圈应该上传什么样的照片;如何钓起男生的胃口,让感兴趣的男生主动来加你;还有如何让男生在与你相处中获得价值感,并产生保护欲……


这些秘诀,其后也被“子欣”一一用于实践。


M一番传授之后,把黄引拉进了一个相亲交友群,“据说集合了珠三角的优秀男性”。由此,黄引开始了一系列的相亲实践。



在相亲过程中,黄引逐渐洞悉了相亲市场上男性群体的需求和期待。这些需求和期待,基本围绕对女性的工具化要求而来。


在聊天过程当中,男性一般都会试探性地问她“会不会做饭”,“有没有兄弟姐妹”;无论是90后还是70后男性,理想的伴侣年龄段都是20多岁,“你29岁,那在对方那里,跟30岁心理评判都不一样;大多数男性都会问她工作是否忙碌,他们不希望女性工作过忙……


在相亲过程中,黄引也能碰到一些注重女性软性价值的男性,希望伴侣更聪明,更有想法。


但多数男性的需求,基本着围绕女性的家务能力、生育能力,未来的赡养压力,以及照顾家庭的精力,有些男士会关注学历高低,这或许涉及到的下一代遗传基因。


同时,黄引也理解了M的用心良苦。在她印象里,M平时是个非常干练,工作能力也很强的女生。不过这些特质,在M的朋友圈里看不出来,在朋友圈里,M展现的是“爱美,喜欢捕捉生活中的各种小确幸,会定期发一些心灵鸡汤”。


黄引知道,自己朋友圈中,好几位女性朋友日常发布的内容都和M类似,这与黄引对她们的实际印象都有出入,“我觉得她们也是在扮演子欣,扮演更能迎合男性群体的一面”。


这一系列因素促使了“子欣”的诞生。



扮演“子欣”


黄引为“子欣”专门申请了微信号,“子欣”朋友圈里的照片永远都是长发美颜,喜欢做饭并分享美食,经常捕捉白云、晚霞等生活中的小确幸,三五不时地发一些岁月静好的心灵鸡汤,常用可爱的表情包和“吖、呢”等语气词……


“子欣”的朋友圈截图.


“子欣”发朋友圈缺少文案和图片时,黄引也会从M等几位“子欣化”朋友的朋友圈中拷贝一番。


这些图片和文字,投射着一系列女性特质——温柔、顾家、热爱生活,更容易被满足,“最后一点还蛮重要的”。


黄引把“子欣”的交友链接发在某个相亲群里,在此之前,她在这个群里发过自己的真实资料。“子欣”的头像是长发美颜照片,黄引的头像是短发实拍照片,相亲群里几乎没有男性察觉到这是同一个人。之前,主动加黄引的男性寥寥可数,相比之下,“子欣”吸引到的男性可谓门庭若市。


靠着朋友传授的知识点,在与相亲对象的会面中,黄引扮演起“子欣”越来越顺手,聊天时,“子欣”会不失时机地流露出欣赏或者崇拜的情绪。眼神和言语交流中,“子欣”传递的也是非常肯定的姿态。


“子欣”遇到的男生,“大部分都是没聊几句提出要见面,一见面就巴不得就希望可以迅速确定关系”。


与之相对应的,黄引以真实身份相亲时,远不如“子欣”受欢迎。黄引曾认识一位对艺术非常感兴趣的男性,对方性格平和情商不错,相比较而言也算尊重女性,黄引也曾抱着跟对方继续发展的希望。


但男生吐露真实想法后,还是令黄引大为震惊。在对方看来,虽然自己希望找一个能够分享艺术观点的伴侣,但真正面对艺术专业硕士毕业的黄引时,他的实际感受是“非常有压迫感,像是一个新人面对大佬时瑟瑟发抖,很怕说错话”,他不敢自如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也就很难对黄引提起男女之间的兴趣。


在一些男性有意展示经济实力时,黄引也很难像“子欣”一样表达赞赏,而是给出“我不是很在意你的经济条件”的反馈,“这可能会打击到对方的优越感和满足感,这就很难令对方有愉悦感”。


令对方无法展示自己的学识优势和能力优势,在黄引看来,是她不如“子欣”吸引男性群体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男性们对“子欣”的兴趣,真的是出于心动吗?黄引觉得未必,“子欣”受欢迎,更准确的原因是“符合男性群体的需要,更容易掌控,不会有压迫感”。



“如果是现实生活中的‘子欣’,她的婚恋进程应该会比较顺利,可能不需要相亲,就会被身边的男性选择。但‘子欣’的婚姻质量如何,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况且,’子欣‘只是一个外壳,人是复杂的个体,真正的’子欣‘存在吗?”


黄引的朋友中,也有朋友圈与“子欣”风格相近的女孩,通过相亲找到了传统意义上的“高帅富”,不过这段感情以分手告终。


黄引知道,几位朋友圈极为“子欣化”的女性,实际上工作能力都不错,收入也不低。之所以刻意展示”子欣化“的一面,无非是觉得“女性过于强势,过于有能力,在婚恋市场上对自己是不利的”。


而这种认知,也透射了不少女性的心理状态——自我认同感不够,把幸福的标准限定在嫁个好老公,忽略了自身作为独立个体,完全具备让自己生活幸福的能力。



相亲过程中的男性群像


无论是真实身份,还是更受男性欢迎的“子欣”,黄引的绝大多数相亲经历都不算愉快,甚至令她极度不适,她遇到过纠缠不休的,性骚扰的,也遇到过杀猪盘骗子。


线上聊天或者见面过程中,大多数男性给黄引留下的印象,是共情能力低,言语间时常有意无意地冒犯女性群体,鲜有男性能意识到,自己在婚恋关系中该为伴侣提供哪些价值。


相亲过程中,黄引能明显感受到男性公务员及体制内男性的心理优越感,这与该群体在相亲市场的优势有关。越是稳定工作的男性,自我认同感也越强,对于另一半的择偶要求一般都格外明确,比如优先考虑体制内的异性,对身高、样貌这些硬性标准咬的很死。



最近几年流行起来的“情境恋爱”,黄引也遇到过好几次。有一个小她6岁的男孩,还没见面就问她愿不愿意做自己的情人。这些男性的需求相似——不必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没有承诺,俩人做着情侣该做的事情,以较低的感情成本和经济成本,享受一段不确定的浪漫关系。


在相亲过程中,黄引也遇到过不少对生活和爱情抱着鸡肋心态的人群。对当下不满,又缺乏追求真正向往的工作、生活方式,或者意中人的勇气。


黄引曾认识过一个85年的IT男A,对方一直在国企工作,没有恋爱经历,参加过多次交友活动几乎都不了了之。两人相识后,黄引明显感觉到A对自己不感兴趣,对她“出差频繁且收入不稳定”的职业也颇有微词。


但A还是会断断续续地约黄引吃饭,终于她在某天忍不住问A,“并没有感觉到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约我呢”。她鼓励A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对方给出的回答是没办法,喜欢的又看不上我,能追到的自己又不喜欢”。


在聊天中,黄引知道A极度不满国企的这份工作,他所在单位工作环境压抑,人际关系复杂,他的收入比不上去了互联网大厂的同学,但A还是在那里工作了十多年。


一位房地产行业的相亲对象B,也曾表达过相似的状况。B的收入和生活品质都不错,但行业下行的现状,令他也非常渴望找到新的出路。 B想开个花店,并将类似的生活美学服务放在一起。


落实到具体执行上,B又觉得这条出路过于遥远,他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学习插花等各种专业知识,才有可能启动这个计划。


黄引的感觉恰恰与对方相反,“这件事做起来没那么难,但未必有他想象的那么美好”。


婚恋市场上的男女落差


在相亲的过程中,黄引能明显感觉到男女在婚恋市场上的地位落差。


通过在相亲群,以及线下交友活动中的观察,黄引发现,同一年龄层的男女中,女性群体永远都比男性更着急,更倾向于找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稳定下来。大部分女性恐惧因为年龄推移,在婚恋市场上失去选择权,而男性很少表现出年龄上的焦虑。


而年龄层越往上走,男女群体之间的心理落差看起来就越明显。尤其长相一般,或不太会打扮的女性,对于年龄的焦虑感和自卑感会更浓厚。相亲群中,很多女生也会表达自己的焦虑感,比如惶恐自己会孤独终老,或者认为得不到婚姻的人生就意味失败……



在现实生活中,黄引认识一位70后未婚男性C。不少时候,她也会把这位朋友作为样本来观察。C与比自己小20岁左右的90后女孩约会过,从他日常言谈中,黄引也能感觉到,在C心里,与年轻女孩约会或者恋爱结婚,并不存在年龄包袱。


有段时间,C认识了一位样貌、职业、学历均出类拔萃的80后女性。C对该女性产生了兴趣,在他追求对方过程中,这位女性因为一些原因断绝了与C的往来。女方这一行为,令C格外愤慨,在倾诉中流露着“我都这么有诚意了,不嫌弃你年纪大,你居然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的意思。


“女性年龄大了,就很难被选择。 婚恋市场上的男性与女性,在这一点上的认知,是高度一致的。



黄引在相亲群里,认识一位出生于85年左右的女性K,K是位创业者,经济条件非常好,可话语里时常充满了自卑和沮丧。K觉得自己在相亲市场上已经失去了选择权,只有男性选她的份儿;为了顺利步入婚姻,K愿意一再放低择偶条件;甚至自己赚钱多、能力强也成了择偶的不利因素,因为男性一般不喜欢能力强的女人, 有钱也容易招来别有用心的男人。


但经济实力在男性群体这里,就是另外一番意义。黄引或“子欣”遇到的任何一个相亲对象,只要有房有车,都会不失时机地展示自己的财力,无论他对女孩感不感兴趣。“这种感觉就像鸟儿展示羽毛一样”。


当然,这种心理优势,与“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模式相关。这也决定了女性选择婚姻对象时,通常把经济能力作为首要标准,如果某位女性将男性相貌作为择偶必要条件,通常会被嘲笑花痴,或被教导“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相比之下,男性对于女色的需求,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作为黄引:爱情婚姻祛魅了


在进行“相亲100+”项目之前,黄引与相亲群里的大多数女性一样,心里隐隐怀着“年纪大了嫁不出去”的恐惧。那时她接近30岁,有过两次恋爱经历,对爱情和婚姻还抱着诸多幻想,怀揣着找到理想伴侣的期望,又常担心自己错过良缘。


至于“理想伴侣”的标准,黄引心里是模糊的。倒是一些条条框框相对清晰,比如应该比自己优秀,年纪不能比自己小,今天再回头去看,她发现这些条条框框“根本经不起推敲,基本上都是外界这么认为,你就这么定的”。


即便作为独立意识极强的女性,黄引在过往的两段感情经历中,也有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


在第一段感情中,她坚持与男友保持相对平等的关系,她不花男生的钱,不会像很多女孩一样,帮男友洗衣服,日常相处中,也很少意识到要维护对方的“男性面子”…… 到了第二段感情,或许是处于“稳定感情,步入婚姻”的渴望,黄引逐渐开始接受世俗定义的“男强女弱”状态,并尝试着做个“贤妻良母”的样子。


黄引的这种妥协,除了社会和外界环境的压力,也多多少少受到身边人的影响。好朋友谈及婚姻时有不少顾虑,比如“找个比自己小的丈夫,等年纪大了绝经了怎么办,这在黄引看来,是“强烈的,对于女性性别的妄自菲薄”;比黄引大一些的女性朋友,也会向她灌输“如何调教男友”的想法,黄引对这种相处模式也不认同,“为什么女人总想着调教男人,总担心男人出轨,为什么不能先过好自己的人生。”


在当时,即便黄引不认同身边好友的这些婚恋观念,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潜移默化地同化。



在经历了无数次相亲,尤其是做了“子欣”之后,黄引看到婚恋关系中存在的诸多技术性较量,以及异性在择偶过程中的复杂心态。某些隐藏的真相逐一显现——婚恋关系并非仅仅由欣赏、喜欢和纯粹的情感构成,这里面掺杂着经济学、社会学考量,以及技术性博弈。


“爱情和婚姻对我来说都祛魅了,结婚不再是一个需要担心和焦虑的事情,我也不再期待遇见奇妙的缘分。” 黄引再次审视自己对于婚姻的期待,过往的焦虑与恐惧是不是出于对自身的不自信?才会期望在婚姻关系的庇护下,自己能安定下来。


“相亲100+”项目进展到今天,对黄引而言,其意义已经远远不止是创作。砸碎了婚恋关系的滤镜之后,黄引的自我需求愈加明晰,她重新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和情感状态。


“一直单身我也能接受,如果再次步入一段情感关系,我会优先考虑我的价值需要和情感需要,不会为这段感情患得患失,或围绕它妥协或调整。也不会再像几年前那样,因为对方’年纪小,不适合结婚‘等原因,而不去选择他。”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发布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资讯

我们去了深圳相亲角,刚一报年龄就被拒绝了……

摘要:一名已婚妇女和一名未婚少女(?)来到深圳相亲角,想看看自己在婚姻市场上价值几何。深圳莲花山公园相亲角,一位阿姨在查看管理规定(照片均为作者拍摄)荔枝:我是荔枝,27岁,已婚妇女。因为没有相过亲,对相亲角十分好奇,于是就约着一位还没对象

别操心!翠湖相亲角不取缔只是规范管理

相亲,一个父母听了会叹气,大龄单身青年听了会流泪的话题。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个地方以“相亲”为主题;说回昆明,则以翠湖公园的“相亲角”最为出名了。然而近日,一则“昆明翠湖公园相亲角开始综合整治”的消息,却引发网友争议@李超人 就应该取缔!好

昆明翠湖公园有个“相亲会”

每到周六昆明翠湖公园都会有“相亲会”。这“相亲会”有点特别,相亲的不是帅哥、靓女,是一群“老苍”的聚会,是叔叔、阿姨们在为子女找对象呢。持续近十年的相亲会一直延续着。白发苍苍的叔叔、阿姨们不辞辛劳地奔忙着为子女牵线搭桥,此情此景令人动容。张

38岁剩女相亲记:三个月相亲5次,男人的3个要求,我不符合

文|纳兰文刀小雨出生在一个小镇,这个镇子不大不小,父母在镇子里的企业上班。小时候的她,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得到的宠爱比较多。上面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哥哥比小雨大4岁,姐姐比小雨大2岁。哥哥姐姐,早就成家了。他们没有上过大

探访贵阳“相亲角”:大龄男女婚恋难父母上阵“操碎心”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上班族的工作、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受工作环境、交友空间的限制,交友难、婚恋难成为普遍现象,很多城市涌现出市民自发组织的“相亲角”。在贵阳,也有这样一个“相亲角”,每到周四和周日,很多老人就会在此汇聚……“相亲角”

长沙婚恋长沙相亲长沙征婚长沙交友事业

长沙婚恋长沙相亲长沙征婚长沙交友事业一一一干事业不发贴等于吃饭不张嘴所以,请原谅我每天坚持出场因为 …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刚好需要,而我正好专业!然后我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武汉单身,9个相亲群,4500名异性等你来配对……

女生说没有喜欢的人是站在自助贩卖机的面前不知道该挑哪一个男生说没有喜欢的人那是站在罕无人迹的荒漠里说没有就真的是没有了然而不管是“不知道该挑哪一个”还是“不知道哪里可以挑一个”男生和女生面对的单身问题同!样!严!峻!有选择并不意味着绝对有合

上海“万人相亲会”9年为近30万单身男女牵红线

在坊间颇有影响力的上海婚恋博览会(公益万人相亲大会)至今已办到第十届。 江海伦 摄中新网上海10月17日电 (记者 陈静)未婚青年婚恋问题是民众最关心的民生问题之一。记者17日获悉,在坊间颇有影响力的上海婚恋博览会(公益万人相亲大会)至今已

杭州万松书院相亲是个怎样神奇的存在?有人去一次就成了,相亲血泪史你有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见习记者 潘璐 记者 杨茜每个周六的上午,杭州万松书院的相亲角总是很热闹的。大伯大妈们手捧着孩子的“简历”,穿梭在人群中,寻觅着中意的“媳妇”或者“女婿”。头发花白的他们,或是守在自己孩子简历前,或是认真地查看贴出来的其他

南京地产人相亲,被狠狠“鄙视”了

01地产人相亲,光环不再今天是七夕情人节,今天我们来聊聊地产人的爱情。在相亲市场,地产人的光环很大,高薪高学历,世界500强公司,有车有房,光鲜亮丽,前途光明,是很多父母长辈心仪的对象。哪怕经常加班出差,但在其他强优势前也能平衡抵消。前两年

友情链接

天天财经元宇宙中国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网站监控妈妈知道化妆品排行网长沙交友相亲网今日威海畜牧养殖网橘子品种科普网德阳今日新闻网国际车展网住房公积金查询网古天乐影迷网金领冠奶粉评测网钓鱼场资讯网国美零售港股速比涛泳镜水族养鱼器材网快手直播资讯网
女孩子的名字就是需要精心挑选的,每个父母为自己的宝宝起好名字,都希望读起来要好听,而且书写不复杂,还有就是要有寓意。那么,女孩起名字寓意好的经典好名字有哪些呢?
女宝宝取名字 800669.cn©2022-2028版权所有